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阉党三国 > 筑基 第044章:陷阵之威

筑基 第044章:陷阵之威

    一秒记住【9天中文 www.9TZ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张浪眼中闪过厉色,眼见自己与典起脱离大军足有十五丈左右的距离,他果断的大声喝道:“匈奴单于的营帐就在前面,虎卫军分道掩护,陷阵营,与我去踹了它……”

    高顺的目光扫向敌阵,看着嚣然而来的敌军,眼眸之中,涌动着涛天的烈焰。

    这是陷阵营正式的初战,也将是陷阵营名扬天下之时,攻克最硬的骨头是陷阵营之所长,张浪将攻克匈奴单于中军的艰巨任务交给他,这是对他与陷阵营的信任,也是他与陷阵营的荣耀,今天过后,再无匈奴,故而,也是名垂千秋的留名之战。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陷阵营将士,结阵!”

    隆烈的号令声下令,全副武将的陷阵营将士,纵身下马,向着敌军推进而去。在高顺的指挥下,顷刻间就结成了一个圆形的步兵阵。

    每一个兵卒,都高举着一面大盾。层层叠叠的将身体全部遮挡,放眼望去,整个军阵,竟如一面龟甲一般。

    而在龟甲的缝隙中。又探出了一根根近丈许长的大戟,如同龟背上长出了无数的铁刺。

    这座形状可怖的军阵,伴随着如雷的“杀”。大踏步的前进,向着匈奴中军疾冲了上来。

    忽然如雨的箭支自前方的匈奴军袭来,两支更加勇悍的骑兵从左右翼杀了出来。他们人数不多,也有四千之众,但在在黑夜中奔走如飞,神速非常,手中的短弓,发出阵阵轻响,射入密集的陷阵营的阵型之中,但,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这一轮射击根本没有一丝效果。

    阵中央处,高顺面沉如霜,面对汹汹杀来的敌骑,没有一丝畏色。

    “全军,停止前进,外围盾手固阵,内围兵士,给我换弩。”高顺声如洪钟,从容的下令。

    龟甲铁阵骤然止步,外围的盾手将大盾下端狠狠插入地下,形成铁壁。

    第二层的长戟手,双手紧握长戟,而内围的五百余名兵士,则松开了手中长戟,迅速的将背上的弩机卸下,透过大盾的缝隙,瞄准了冲涌而来的敌骑。

    一连串的变化,只在几个呼吸间完成,没有丝毫的混乱。

    这就是陷阵营之所以称为精锐的所在,那三千士卒不仅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而且个个身强力壮,精通戟战、盾战和弓弩。

    这三千精锐,实可谓精通诸般武器的特种兵士。

    龟背阵的两翼,毫不知情的于扶罗、呼厨泉兄弟二人还各自率领着一千铁骑,汹汹杀来。

    转眼,敌骑已在百步之外。

    高顺浓眉一横,厉声道:“给我放箭,狠狠射杀敌人——”

    三石的硬弩,如飞蝗一般,呼啸而出,瞬息之间,与冲敌人钉在一起,瞬间,最前面的一批敌骑纷纷落地。

    于扶罗、呼厨泉大吃一惊,他们万没有想到,这支盾戟结阵的敌军,竟然还精通弩射。

    原本正得意的栾提羌渠,此刻也形容惊变。

    而早已在典韦护卫下退回虎卫军中驻马傲立的张浪,望着被射成人仰马翻的敌骑,却冷笑道:“匈奴算你们走运,这可是陷阵营的处子之作,你们就算死绝,也足以自豪了。”

    陷阵营箭如飞蝗,转眼,近百名敌骑,已被钉倒在地。

    于夫罗、呼厨泉攻击分明受挫,却已骑虎难下,不得不冒着箭雨,继续催骑狂攻。

    此刻他们若是撤退,陷阵营就无可阻挡的撞入单于大帐最后的防御,最后的防御一旦有失,陷阵营趁势进攻,匈奴就将面临崩溃的局面。

    匈奴轻骑,顶着箭矢,一波波的向着陷阵营冲去。

    陷阵营的士兵们,却没有被迫近的骑兵攻势影响,好像他们无视敌人的存在,有条不紊的如平时训练般,娴熟的完成各自的动作,装填、纪弓、然后发射。

    若普通的步卒,旷野上面对骑兵的冲击,斗志早就瓦解,陷阵营的镇定自若,令淳于琼感到了不可思议。

    这就是陷阵营,真正的精锐之士。

    三波的箭射,在付出了一千骑死伤的代价后,匈奴第一波骑兵,终于冲到了陷阵营前。

    轰轰轰!

    骑兵撞上了大盾,陷阵营的龟背阵微微一震,却依然稳如磐石,速度被大大减缓的敌骑,根本无法凭借冲击力,撞开他们的盾壁。

    于夫罗、呼厨泉和他们的骑兵,眼看撞不破敌阵,只好挑动手中铁枪。试图撕破敌阵。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他们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那就是轻骑的近战攻击能力。

    为了尽快阻挡陷阵营。兄弟二人令他们的骑兵,将短弓都换成了轻便的弯刀,以加快奔行的速度。

    但现在,他们却惊慌的发现,骑兵的弯刀,极难挑开陷阵营厚厚大盾,和长戟所组成的龟甲倒刺铁壁,这还未近前,已长大戟刺了个对穿。

    破阵不得,匈奴轻骑只能围着陷阵营的圆形龟背阵,四面乱砍。试图撕裂敌阵。

    然而,这龟甲铁阵,却似天衣无缝一般,任借敌骑如何围攻,都撕不开哪怕一丁点缝隙。

    而在阵中,高顺却指挥着内围弩手,不断的以两石硬弩,无休止的向外四射。

    惨叫声此起彼伏,成百成百的匈奴轻骑。被射倒于马下,短短一刻钟的时间里,就损失了近半数的骑兵。

    面对如此巨大的死伤,匈奴骑的战斗志意。终于崩溃了,军心瓦解的敌骑,四面八方的望风倒溃。凭借于罗扶、呼厨泉如何喝斥,都阻挡不住逃溃之势。

    敌军对陷阵营的阻击。就此被摧毁。

    眼见敌骑四散,高顺信心大增。舞刀厉喝道:“给我冲上去,撞破中军——”

    暴喝声中,三千陷阵之士,将手中的弓弩再次换成了长戟,铁一般的军阵突然加速,如一只巨大的钢铁刺猬,向匈奴中军所在疾冲而去。

    “放箭,给我放箭!”栾提羌渠神色铁青,放声嘶吼。

    匈奴中军,如雨的箭矢飞射而出,似飞蝗般向着陷阵营狂扑而去。

    陷阵营却毫无所惧,视死如归般喊杀而上。

    匈奴短弓射出的如雨箭幕,却纷纷被弹开,根本无法对陷阵营造成杀伤。

    坚硬的鱼鳞铁铠,再加上密不透风的坚盾,如此超强的防御力,足以抵挡世上任何的强弓硬弩,匈奴短弓的杀伤力本身就不强,又如何伤得了陷阵营分毫?

    看到冒着箭雨前冲的陷阵营,张浪如释如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我在高顺身上下的血本,总算没有白费,怪不得他非跟我要鱼鳞铁铠,这般坚不可摧的防御力,谁能破得了。”

    “杀!”张浪眼眸中,兴奋的杀意狂燃,当即与典韦将虎卫军一分为二,充当陷阵营之两侧之羽翼,清理着匈奴的漏网之鱼。

    震天的呐喊之声响起,盖过了匈奴的号角声,激励着陷阵营的将士们,勇往直前。

    在某一个瞬间,陷阵营这只钢铁刺猬,狠狠的撞上了匈奴中军。

    兵器摧折之声,大盾震碎之声,兵士哀号之声,骤然间响彻天空。

    两军相撞处,鲜血如倒流的瀑布,飞上半空,溅出漫天血雾。

    匈奴外围配备有蒙皮木盾,长枪也仅有一重,焉能挡得住人人执盾撑戟的陷阵营。

    轰碎声中,匈奴中军的正面,生生被撞出了一道缺口,陷阵营的龟甲之阵,如钢铁巨兽一般,撕裂了敌阵,咆哮而入。

    外围盾戟防御一破,内围的先登弩手,顷刻间就暴现在了陷阵营兵锋之下。

    手中只有短弓的弩手,焉能是重装步兵的对手,转眼就被辗杀大半。

    陷阵营在几个呼吸之间,竟是把坚不可摧的匈奴中军,从中撕成了两半。

    阵中处,高顺杀机凛烈,放声大叫:“全军,弃戟,换刀——”

    号令传下,原本扛戟的士卒,即刻将长戟弃却,拔出了别在后腰上的环首刀。

    一手执盾,一手舞刀,三千陷阵营将士,咆哮而出,切菜砍瓜一般剁向惊慌的匈奴精锐。

    长戟乃为破阵所用,今已破阵而入,贴身近战时,环首刀远比笨重的长戟有效。

    惨声四起,杀肉横飞,匈奴精锐之士被杀得鬼哭狼嚎,转眼就陷入了崩溃的境地。

    栾提羌渠震惊错愕,面对着强大的陷阵营,他竟是束手无策,根本没有回天之力。

    他万万没有料到,敌军士卒竟然如此全能,不但能用戟用弩,竟然个个还是用刀的好手。

    陷阵营,完克匈奴。

    眼见败势已定。栾提羌渠无力回天,再撑下去。就连他自己也要被陷阵营这只巨兽碾碎,万般无奈下。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两个儿子淹没在敌军深处,而他心痛如割,心在滴血,可为了匈奴一族的命运,他不得不转头而退。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9tz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