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阉党三国 > 筑基 第014章:寒士
    一秒记住【9天中文 www.9TZ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我儿终是长大了。”打量着张浪尚显稚嫩、英气逼人的面容,张让不尤得悲喜交集,悲的是小小年纪就要外出承担风雨;喜的是天降麟儿,实在是天不亡张氏啊!

    张浪深知儿行千里父母担忧的道理,更何况他去的不只是千里,而是生死未卜的未来。

    “叔父,一寸光阴一寸金,趁早布局吾等才有优势。况且,好男儿志在四方!叔父可以庇护侄儿一时,却护不了一世,侄儿有理想,有抱负了,叔父应该高兴才是!”

    “子义说的极是!”张让微微一笑,道:“雏鸟终有展翅飞翔的一天,子义大了,已经是个大人了,是时候让你自己决定的道路了。”平息了一下心绪,张让问道:“天下富裕之州有三,若要选一处为根基,冀州为最佳,徐州次之,荆州第三。三州之地,子义可任选一郡。”

    张浪吓了一跳,我的亲叔叔啊!冀州可是张角的老巢,你让我去翼州,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么?张浪苦在心头,却不敢言明,只得道:“依侄儿之见,此三州皆非良地。冀州、徐州富足不假,可一旦乱世来临,必将成众人窥视的虎狼之地。而荆州,世家大族盘根而据,其关系错综复杂,亦非良地。实不相瞒,侄儿相中的恰好是并州之朔方这所谓的苦寒之地。”

    “且说你之理由!”张让见张浪早有主意,便欲听听他的理由。张浪也不废话,将当日对高顺、张辽说的话再说了一遍。

    张让一下子就明白了,也知张浪选择朔方,在很大程度是无奈之选,是受他所累。他苦笑着问张浪:“子义可怪叔父,若为叔是人好人,或许不至如此。可现今落到这个田地,想要回头已是不可能了。”

    张浪笑道:“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这是一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世道,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道,成王败寇乃亘古不变之

    真理。他日侄儿若是成就一番霸业,谁又胆敢胡言乱语。”

    张让双目爆起精光,仔细端详了他好一会后,叹道:“此言却是大妙,我儿真的长大了,经此一役,无论风度、气魄,均能教人心折。”

    “叔父过奖了。”张浪呵呵一笑。

    张让一笑,道:“治理一方,招兵买马,铸炼强军离不开钱财,嘿嘿,这些年为叔坏事做尽,却也积攒了万贯家财,本想等我死了,让你过着富足一世的日子,可现在我儿有着如此雄心壮志,这些钱财就提前赠与你吧!”

    “多谢叔叔馈赠!”张浪不知道如何说话,心中激动万分。张让拍了拍头,笑着道:“这是我经商以来最赔本的买卖,数十年心血都赔光了,哈哈,不过赔给自己最疼爱的侄儿又何妨,人生在世,经营半身,终究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自己子子孙孙啊!”说到了这儿,他挥挥手,让张浪不要说话,并继续道:“孩儿啊。我给了你足够的钱财,可这是死物,不能帮你多大的心。盛世还好,但若乱世迭起,却是取祸之物。唉,我虽不通军政,也知道人才重要、千金难换一将之理。自古贤才出世家,每逢乱世他们都择一明主而扶,以我们这身份将注定无人可投,此乃咱们致命之患。对此,孩儿可有计较?”

    张浪道:“天下人口世家为一,寒士占九。世家把持军政,排除异已,致使怀才不遇之寒士多不胜数,而他们,则是孩儿争取之人。世家子弟心中永远将家族利益放在第一,这种心怀二志、用心不纯之徒,不要也罢。嘿嘿,在朔方城里,就有两员将帅之才效忠于我,假以时日,待到他们成长起来,便是皇甫嵩亦要弱上三分。”

    “是吗?”张让又惊又喜又是怀疑。

    “他们之才,比我说的只高不低。叔父日后便知。”张浪郑重的说。

    张让沉默半晌,问道:“是否忠诚。”

    “智勇双全,忠义无双。”

    “如此便好!”张让松了一口气,他有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叔父可以给钱粮,但人才却需要我自己去争取,人才有文官,有武将,盖世之业需盖世之才,哪里去寻找他们才是一个问题,不过叔父若是愿意帮忙,倒可以帮侄儿解决燃眉之急。”

    张让听到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便笑道:“但说无妨。”

    “朔方乃边陲重镇,御敌前沿,失之,如若让人掐着咽喉,时下无人可用。说服圣上以朝廷的名义征召几人前往朔方效命。”

    张让见张浪懂得借势招人,不禁老怀大慰,他抚须笑道:“吾张家后继有人,以后不用担心了!”

    “叔父,在洛阳这种神仙鬼怪横行的地方,您放心不了!”张浪笑道:“欲害叔父之人,没有百万,也有九十九万,他们明面上搬不倒您,可以在暗地里下黑手!就说武帝时期的霍去病,世人都说他是不幸沾染瘟疫而死,可瘟疫岂是那么容易沾染的?万事还需小心!”

    张浪老气横秋的话语,使不禁有些哑然。可张浪并没有说错,多少政坛上的老狐狸没被政敌放倒,却死在宵小和刺客的手中。张浪这么一说,张让觉得是该考虑身边的护卫问题了!张让想了想道:“我身边有死士数十人,身手颇为不凡,不如调拨几个给你,如何?”

    “不可!”张浪严肃的说:“如今的情况,叔父比孩儿重要!若是没了叔父,孩儿便是无根之萍!叔父的死士我不能要。我自己去找。”

    “武艺高强之辈很难寻找!忠人之人更难呐。”张让有些无奈的说。

    “叔父错了!”张浪笑道:“我找的是能领兵打仗的侍卫,可不是找家奴!护卫,以后是我手中的大将。只要说明白,那些武艺高强却无法出人头地的人,还不趋之若鹜?要知道,大汉的晋升之路早已被世家大族把持,若是朝中无人,就算是西楚霸王在世也休想当上将军!”

    “如此说来,我儿必是看重了谁?”张让看得出张浪这是谋定而后动,既然他要挑选这种逆天般的侍卫,一定是听说了什么。

    “还是叔父了解我!我说的侍卫就是刚才说言之人!”张浪笑道:“荆州长沙有一员骁将,姓黄名忠,字汉升,此人武艺出众,弓马娴熟,更有百步穿杨之能,他出身寒门,现在不是军司马就是校尉!据说黄忠生有一子,自幼体弱多瘦,黄忠承受不了昂贵之费用,若他不愿出仕,且此子尚在人世,可由此处着手。”

    “典韦,陈留己吾人。形貌魁梧,膂力过人,有大志气节,性格任侠。有万夫不挡之勇!”

    “太史慈,字子义,东莱黄县人。弓马熟练,箭法精良。为人至孝,其母卧病在床。”

    “甘宁,这兴霸……”

    “赵云,这子龙……”

    “许褚……”

    “张合……”

    “潘凤……”

    “颜良……”

    “文丑……”

    “方悦……”

    “俞涉……”

    “华雄……”

    “周泰……”

    “蒋钦……”

    “李典……”

    “乐进……”

    “纪灵……”

    “臧霸……”

    “麴义……”

    “田丰……”

    “沮授……”

    “程立,亦叫程昱……”

    “贾诩……”

    “阎象……”

    “审配……”

    “刘晔……”

    ……

    张浪一口气念出了几个十名字,把他所知道的著名的且是寒门亦或是小世族的三国名人一口气统统叫了出来。他也不知一些人是否出生了,是否长大成人了。可他已顾不上了,先把网撒下去再说,这些人里头要是能捞到十个,他就已经十分满足了。有着重生的金手指不用,那才真的是傻逼了。至于其他方面,就看张让的了。

    张浪念得痛快了,只把张让弄得满头大汗,这些人中,有的人他知道,就拿田丰而言,此人就是大才,因见不惯奸臣当道,辞官而去。可更多人他是闻所未闻。可怜的张让,给一大串名字弄得手足无措、头昏脑胀。无奈,只得让张浪一一写下这些人的姓名,籍贯以便寻找。为了达成张浪心愿,张让也是煞费苦心,派遣自己的死士游走于天下,为张浪求访贤才。后来,这份名单不知因何而泄漏于天下,当榜上人一一展露头角时,天下人无不震惊于张浪之神预测,甚至还闹出了一些榜上无名却有能力的人挑战榜上者之闹剧,日后之事,实非张浪所料。世家大族心生不忿,并鼓捣出一个针锋相对的世家贤才榜,这个贤才榜上不乏惊才艳绝之才,却又有一些人是世家相互妥协才得以上榜的滥竽充数之清谈客,当寒士榜上之才完爆世家榜时,世家贤才榜变得了一个千古笑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9tz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