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大数据修仙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有暗示吗?

大数据修仙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有暗示吗?

    一秒记住【9天中文 www.9TZW.COM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冯君不想出风头,大梦真人很清楚这一点——人家在白砾滩推演,也是关起门来自己玩,当然不想让所有人看到这一幕。

    至于说刚才点破邹步凡,只能说是不经意间拾遗补缺,而且步凡真人的背景,也确实敏感了一些,按照冯君的逻辑,真的很有必要点明此人身份。

    大梦真人知道冯君的顾忌,也不想让冯山主认为,自己是要捧杀他,所以又安排了两个十方台的上人,也在律长老身后推演——天下间会推演的可不止是冯君,十方台也有人!

    为了防止意外,他还特地放了一个金丹级别的防御阵盘在那里,要保护三人,防止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

    但是十方台一名上人拒绝了,他表示说,“前方是律长老,左右两边是天心台和松柏峰的真人,若是这样还需要金丹防御阵,我们的胆子也太小了一点吧?”

    其实他是想向律长老示好——本台弟子在师门金丹身后,居然还要撑起防御阵,这算怎么回事?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

    律长老心中也比较舒坦,但不得不呵斥他,“你说自己就好,何必冒犯冯山主?”

    这名上人也觉得,自己的言辞有点不注意,忙不迭地道歉不说,还拿出了一颗灵果赔罪,“炼气期可以凝神的果子,一点小心意……冯山主有什么比较喜爱的小辈,可以赐下。”

    一言不合就送礼,十方台弟子果然不愧是土豪。

    冯君毫不犹豫地收下了,他喜眉笑眼地表示,“无妨,我也很相信律长老。”

    没办法,拖家带口的,需要的资源太多了。

    冯君虽然时不时地划拉一下手机,但是并不出声,有些人报的根脚不是那么老实,但是大差不差的,他也就含糊过去了——十方台登记有误无所谓,他知道真相才最重要。

    不过关于蓝河真人,他也有点好奇,这个人的根脚,可能只有搬山真人知道,其他人都不清楚,连天通都说不清楚其来历。

    蓝河真人过来交待的时候,是一脸的郁闷,明显是非常不开心,不过大家也没当回事——身为狩猎联盟二把手,遇到这种事情,开心得起来才叫怪事!

    他交待自己的来历,是天星坊市下辖的一个小村子,村子里有一次被海兽偷袭,他在村子外玩耍,侥幸躲过一劫,成了村子的唯一幸存者。

    至于说他师从何人,学的是什么功法,他却是不方便说了——对修者而言,这确实也是忌讳,旁人不得随便追问。

    可这个结果,实在不能让律长老满意,“你这村子全毁,哪里算得上根脚?这种情况下,就算我们不问你修习的功法,你也得说清楚传承自何处吧?”

    就在这时,金大道身后的一名松柏峰上人出声了,“律长老,这乌木崖村受海兽袭击一事,我曾听闻过,还去实地勘察过,似是亚龙兽所为。”

    “我也没说这事是假的,”律长老很随意地回答,然后问一句,“冯山主怎么看?”

    冯君的眼睛从手机上抬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发话,“哦,确实是乌木崖村的。”

    律长老等了一等,奇怪地发问,“还有呢?”

    冯君的嘴巴微动,又吐出两个字来,“没了。”

    没了……这就没了?律长老下意识地感觉到不对了,脸色顿时微微一变,几乎在同一时刻,蓝河真人的手向储物袋拍去——他没有被下禁制。

    不过,有了那侯姓的剑修逃走一事,对于没有下禁制的真人,大家都是外松内紧,律长老旁边的金真人想也不想,直接一记神识攻击,快得无与伦比!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道黑光奇快无比电闪而至,直接在蓝河真人的心口开了一个大窟窿。

    奇怪的是,黑光闪过,冯君却是拿出了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冲着蓝河真人微微一晃。

    蓝河真人的脸上,露出了极其古怪的表情,有疑惑,有迷茫,有不可置信,还有诸如不甘、愤怒、惊讶、恐惧……甚至还流露出一丝释然。

    又是白光一闪,蓝河真人的人头落地,律长老抬手一摄,就将人头收进了储物袋里,长出一口气,“总算抢到一个……”

    “蓝河!”远处一声大吼,却是搬山真人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也不怪他,事情发生得实在太快了,冯君吐出去“没了”两字还不到两秒钟,蓝河的人头已经被收起。

    三真人出其不意地齐齐出手,给谁也得跪。

    搬山真人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大怒,直接掣出了重锏,“我跟你们……”

    大梦执掌身份尊贵,没有在审核现场,但也离得不远,他的反应也不慢,直接掣出了阴阳幡,对着搬山真人全力一晃,“道友息怒!”

    搬山真人气血旺盛,此前也吃过一记阴阳幡,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不过那次是仓促的群攻,这一次却是加料版的单独攻击。

    当然,这一次的攻击,也没有让搬山真人受到什么伤害,不过上头的气血,却是多少被控制了一下,让他有了一丝的冷静——阴阳幡真的不是攻击宝器,只是生活型的宝器。

    他怔了一怔之后,死死地盯着问极真人,睚眦欲裂,咬牙吐出三个字来,“为什么?”

    那一道黑芒,正是问极真人发出的杀戮心剑,霸道无比,直接穿心而过。

    问极真人看了他一眼,抬手招回黑色小剑,往眉心一抹,淡淡地吐出两个字,“魔修。”

    搬山真人原本是怒发冲冠,只有一丝理智了,听到这话之后,浑身猛地一震,恍如大热天被浇了一桶凉水,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又打一个哆嗦,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两下,才艰涩地发话,“这……怎么可能?”

    “唉,”问极真人轻叹一声,慢条斯理地发话,“我盯了他二十年,错不了。”

    大梦真人也轻咳一声,“搬山道友所修炼的‘燃血针’,跟蓝河真人同出一处吧?”

    搬山真人顿时就愣住了,半天才回答,“燃血针……不是魔修功法吧?”

    “燃血针倒不是魔修功法,”这次回答他的,是松柏峰的颜雨峰,“但是此法最早出于魔修,他们可以使用他人精血来修炼,说来还很划算……后来改为普通修者能使用的功法。”

    搬山真人又愣了一愣,才叹一口气,“此法确实是他寻得,才交给我的,因为他说自己练不了……我可不是魔修!”

    就在这时,常真人出声了,他沉痛地表示,“我无法指证他,也是因为……唉,所以只能跟他死战一场了。”

    这一刻,其他人也都明白了,常真人肯定有至亲,遭遇了不忍言之事,但是想一想就知道,指证狩猎联盟二盟主是魔修,还没有什么证据——只要有点智商的,都没法指证吧?

    没错,魔修是人人喊打,但是你想控诉对方,得有证据呀,要不别人怎么帮你?

    搬山真人是彻底捋清这件事了,虽然心里还有点难受,但是修炼者的神经,终究比旁人粗大很多,而且他的意志也足够强悍。

    于是他又侧头看向问极真人,沉声发话,“既有证据,为何不早告知于我?”

    我太清自有盘算!问极真人心里很清楚,蓝河真人是铁铁的魔修,但是什么时候公开这件事,公开的过程应该是什么,太清能从中获得多少好处——这才是关键。

    他的心目中,太清的利益最高,其他都要统统让路,最好是太清能借此拿下整个狩猎联盟——你们联盟里出了魔修,一体诛杀也不为过吧?

    当然,时机很重要,所以他才一直隐忍不发,至于说被魔修害死的人——反正死的又不是太清的人,谁死谁倒霉呗。

    直到刚才,他觉得冯君已经看穿了对方,才果断地下杀手。

    这么一来,诛杀的功劳当然记在太清身上,同时也能避免别人笑话他——卧底几十年,连个魔修都发现不了,我呸,这也算是太清的金丹?

    其实这么想的,不止一个人,金真人就忍不住感叹一声,“冯山主这个推演,实在是太厉害了,不但能推演出魔修,还能及时地做出暗示,果然不凡。”

    坐在律长老另一侧的凌赟真人却是直接傻眼了,“啊?暗示……有发过暗示吗?”

    “当然有啦,”律长老得意洋洋地回答,“他最后不说了吗?‘没了’……怎么可能没了?他能推演到的,肯定不只是乌木崖村这点消息,师承之类的消息不说,可不就是有问题?”

    冯君只能报之以苦笑了,我倒是推演出他是魔修了,但是师承之类的消息,我还真推演不出来,我只是怕他暴起发难,身边这两位上人没准备,万一被伤了算谁的?

    没错,关键是身边有俩上人可能被拖累,要不他也能点出魔修身份。

    他无奈地表示,“我真没推演出那么多,就是感觉这个人有点危险……请勿过分解读。”

    律长老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他一眼,然后点点头,“明白,我懂。”

    “看,我就知道你是猜的,”凌赟真人在一边发话,“搞得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其实你什么都不懂,后知后觉……别人都出手了,你不过是最后补刀,抢个金丹人头,混一次推演机会。”

    (下旬了,有谁看出新的月票了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9tz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